关注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这只转债配售100%被散户接盘 没一个机构进场

2018-07-05 07:59:02 来源:中国证券报
中国证券报 更多文章>>

(原标题:这只可转债除了配售100%被散户接盘 没有一个机构进场再融资现在到底有多难)

市场极度清冷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再融资越来越困难,定增兜底利率上市到10%,可转债不得不被承销商巨额包销。上市公司违约风险频发和再融资“遇冷”已经形成一个互相强化的“负反馈”效应,融资的压力越来越大。

7月4日中证君通过多位券商人士确认,对于7月1号以后申报的再融资项目,要求发行人的财务数据更新到6月30日,这意味着再融资项目申报审批的流程将再次延长。

可转债发行遇冷

湖北广电7月4日披露可转债发行结果显示,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中泰证券包销可转债总额超过5.82亿元,占湖北广电公开发行可转换债券总额17.33亿元的33.55%。

值得注意的是,湖北广电此次可转债网下发行无有效认购。一般情况下,网下发行主要针对机构客户,也就意味着,没有一个机构投资者或者大户购买湖北广电此次可转债。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8.65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49.91%,网上中签率为1%,普通投资者们勇敢地承担起了“接盘”重任。

原则上讲,这次发行应当“中止”,因为主承销商中泰证券包销比例超过了30%的“红线”。按照此前的可转债发行公告,当原股东优先认购的可转债数量和网上网下投资者缴款认购的可转债数量合计不足此次发行数量的70%时将触发“中止发行”条款。

显然,湖北广电和中泰证券选择通过提高包销比例让此次可转债发行涉险过关。

对此,中泰证券方面表示,此次包销比例仅略超过30%的条款原则线,仍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尤其是考虑到近期可转债市场的整体情况的话。中证君致电湖北广电董秘赵洪涛,截至发稿,尚未给出回应。

多位机构人士表示,发行价格偏高、市场承载不易是湖北广电可转债发行遇冷的重要原因。在湖北广电可转债发行网络路演过程中,也有多位投资者对公司在初始转股价大幅高于市价的情况下发行可转债提出疑问。资料显示,湖北广电的可转债初始转股价为每股10.16元,而7月4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为8.56元。不过有市场人士分析,转股价大幅偏高的情况下,上市公司极有可能下修转股价。

据数据显示,2018年4-6月,A股上市公司已上市发行的可转债规模分别为89.31亿元、54.71亿元和10.70亿元,呈现逐月下降的趋势。这三个月共发生14起可转债发行停止实施的案例,而2018年上半年共发生17起停止实施案例,而2017年全年仅发生4起。

同时,可转债破发数量明显增多,截至7月3日收盘,市场合计72只可正常交易的可转债,其中有47只的价格低于面值,跌破发行价的可转债占比为65%。

某大型机构人士介绍,之所以出现上述局面,一方面因为近期A股市场的持续调整,可转债对应的正股股价持续下跌,或导致转股价高于正股股价,可转债内嵌的买入期权价值降低;另一方面也存在上市公司股东承诺参与配售,却因故爽约,导致社会公众投资者大面积弃购,也带来了发行失败风险。

定增终止案例猛增兜底利率水涨床高

不仅是可转债,上市公司定增也越来越难,中证君了解到,不少定增公司正遭遇融资难题。为完成定增,承诺兜底已经成标配,甚至有公司给出回购、不要后端收益的超级优惠条件。业内人士指出,包括定增在内的整个再融资市场目前都处于相对困难的处境,上市公司要缓解资金“饥渴”仍然要面临很多难题。

7月3日晚,九洲电气发布公告称,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议案》。无独有偶,西藏城投当日也宣布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事项。筹划非公开发行不到一个月的东方精工7月3日晚也公告,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

一日之内三家上市公司宣布终止非公开发行,正是当前定增市场遭遇“夏日寒流”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从6月份以来,定增终止案例明显增多。统计数据显示,仅6月份,就有28家上市公司的终止定增方案,远超5月份的13家和4月份的12家。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4日收盘,今年定向增发共完成179笔,其中117笔出现“倒挂”,占比高达65.4%。而在倒挂案例中,最新收盘价较增发价格跌幅超过20%的有61家,占比过半。

业内人士介绍,对于部分质地一般、融资需求迫切的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承诺兜底收益通常是定增“标配”。有部分公司大股东则会给予后端分成,即拿出增发股票变现收益的一部分给资金方。但是随着行情越来越差,上市公司让利给资金方的程度也越来越大。

“如今,兜底收益几乎已经成了标配,已有公司在此基础上开出了回购、不要后端收益的特别承诺。”深圳一家资管机构人士,“以前年化收益率多在6%至8%左右,如今普遍涨至10%,少部分民营上市公司则给得更高。”

“我们之前拿到一家上市公司的部分定增份额,帮忙寻找资金方,但一个多月还是没找齐。”他表示,眼看定增批文即将过期,他们不得不与公司紧急商量对策,看是进行追加认购、还是下调募资额或是干脆放弃定增。

这种情况在市场中已有所体现,部分公司采取了相关措施。如智飞生物7月3日晚间宣布,将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金额由23.5亿元缩减为不超过21亿元。

6月28日完成增发股份上市的苏试试验,此前计划定增募资上限为4.58亿元,结果首轮询价情况并不理想,于是启动了追加认购发行程序,最终募得2.2亿元。

“市场整个信贷环境在缩紧,很多以前可操作的‘借钱’模式如今行不通了。”该机构人士告诉记者,为了应对找钱难局面,部分上市公司不得不开出比以往更优惠的条件来吸引资金方。

再融资市场整体遇冷

事实上,定增只是再融资市场的一个缩影,相对而言,今年整个再融资市场都偏冷。根据终端的统计,截至7月4日,上市公司增发募资金额为4705.22亿元,仅有去年全年三分之一左右。可转债发行总金额639.47亿元,可交换债发行总金额516.10亿元,同比增速都大大不及去年。

华北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对中证君记者表示,资本市场资金面趋紧,上市公司融资需求越来越饥渴,同时债市违约风险也有所增加,导致再融资难度日益增加,市场早已由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

事实上,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违约风险频发和再融资“遇冷”已经形成一个互相强化的“负反馈”效应,对于上市公司的压力越来越大。

新世纪评级戴晓枫就在报告中表示,融资环境方面,2016 年发行人融资环境整体较为宽松,债券市场处于高速扩容期。2018 年以来,资管新规颁布、非标融资受限、监管环境趋严,部分发行人融资环境收紧,融资成本升高;同时债券市场进入集中偿付阶段,对于债务压力较大的企业,若在债券到期前无法获得新的融资进行本息偿付,导致违约。

“今年来看,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一些企业发展前景可能不乐观,这个背景下,投资者会更侧重投资回报的确定性。与股权投资相比可转债、可交债具有债券因子, 所以上市公司再融资中可转债、可交债等融资额均有较大幅度上升。”上述华北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不过从目前市场的信息来看,即使是债券融资也相对困难。中证君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整体对于中低等级信用债态度谨慎,发行人评级中枢明显上移。

一位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告诉中证君记者,今年以来,债券承销难度大大提高,所在券商不得不提高发行人评级。

“只做AA+以上评级,”该承销人士表示,“拒了很多差的项目”。

必达财经

上证指数 最新: 2829.27 涨跌幅: 2.05%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